疫情加劇 紡織供應鏈受阻 東南亞紡企陷入生存泥

 {pboot:sort } [sort:name]{/pboot:sort}     |      2021-08-30 08:05:00

越南日前正迎來最嚴重的一波新冠疫情,連續多日單日新增確診病例超萬例。截至23日14時,越南累積確診病例34.8萬例,累積死亡病例8277例。該國最大城市和經貿中心胡志明市成為“重災區”,全市累計確診病例超過17萬例,占全國確診病例的一半,累計死亡病例6071例,占全國死亡病例的73%,疫情形勢異常嚴峻。
據悉,從23日零時起,胡志明市實行疫情爆發以來最為嚴格的“就地不動”防控隔離措施,從8月23日至9月6日實施全城“戒嚴”,除規定允許的31個特殊群體外,全體市民不得外出。全城近1000萬民眾的食物發放將全部由軍隊、警察和政府疫情防控隊伍接手負責。

  此前包括胡志明市在內的19城被“封鎖”,已經對越南經濟生產和供應鏈造成嚴重傷害,此次升級版防控措施,預計將對工廠生產和貨物運輸帶來更嚴重的影響。
大量工廠停工
  SEKO物流表示,越南只有不到30%的工廠維持著完整的生產計劃。
  越南紡織和服裝協會稱,近90%的行業供應鏈受到了封鎖的嚴重影響,南部省份多達80%的服裝和紡織企業完全停產。在北方,大約20%到30%的紡織和服裝供應商已經停產。位于胡志明市的韓國商會估計其27%的會員企業已經停止生產。
  而越南海產品出口商和生產商協會表示,南部地區只有30%的海產品企業仍在運營。此外,近年來,由于美國對中國產品征收的關稅不斷提高,中國的勞動力成本不斷上升,許多美國的制造商也受到了疫情的沖擊。
  據報道,上周五,阿迪達斯、蔻馳(Coach)、Gap、Hanesbrands、耐克、VF和安德瑪等美國主要品牌的90位首席執行官簽署了一封聯名信,請愿美國總統喬•拜登加快對越南的疫苗援助。他們認為,迅速恢復越南工業將使在美國雇傭了300萬員工的服裝公司的供應鏈問題最小化。
越南紡織行業將遭遇“風浪”

  據“越南網”報道,工人流失、訂單流失、資本流失是南部制造業面臨的三大危機。不穩定的疫情形勢也使得不少國際投資者對越南業務采取觀望態度。
  另據越南紡織品協會(Vitas)數據,今年前7個月越南紡織品出口額達近230億美元,同比增長50%以上,超過孟加拉國,排名僅次于中國位居世界第二。但7月以來,南方省市復雜的疫情開始蔓延,影響企業的生產和經營。

  除擔心疫情會影響供應鏈外,不斷上漲的物流成本、集裝箱嚴重短缺、許多海港出口貨物擁堵的等都是直接影響紡織企業生產的障礙。

  目前占越南紡織產品成本約9%的物流成本正在急劇上升。據VnDirect稱,今年前6個月集裝箱租賃價格翻了3倍。同時集裝箱短缺影響ODM和OBM訂單的業務,拖慢合作伙伴的交貨進度。
  此外運價上漲也將對采購價格構成下行壓力。紡織加工企業多采用FOB出口,貨物交運只受到很小的間接影響。但如果不能保證交貨時間,則會影響與合作伙伴和客戶的交貨承諾。在這種情況下,除和合作伙伴重新協商交貨時間,別無他法。

  下半年紡織業的另一個難點是用工荒。Vitas預測,如果新冠疫情在8月底不能得到控制,工人人數預計只會達到60-65%。Vitas主席武德江表示:未來一段時間,勞動力資源短缺將非常嚴重。

  目前不少紡織服裝企業都在考慮選擇從南到北調原輔料,以避免生產中斷。但即使在這種情況下,江先生表示,當企業承擔額外的運輸成本時,也不太樂觀,給各品牌公司的交貨時間也難以保證。

  Vitas主席表示,在當前緊迫形勢下,加快對包括在工業區和工業園紡織企業的生產區的眾多工人進行疫苗接種是一個根本性問題。
  面臨諸多挑戰,但紡織行業機遇依然存在,就是從競爭對手那里贏得市場。據VnDirect報告,印度、緬甸等許多被認為是越南紡織服裝業“直接競爭對手”的國家也受到新冠疫情的影響,使得服裝廠目前只有50%產能。